? 巴秋对话范治斌、徐光聚、赵少俨中国画精品展-国家一级美术师官方权威网站 全国专业艺术人才评定委员会 全国艺术品评定鉴定中心
您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 剪影滚动展示 >

巴秋对话范治斌、徐光聚、赵少俨中国画精品展

[来源:国家美术师查询网 发布日期:2020-10-10


展览时间
9月28日一10月15日
展览地点 /
泰州巴秋美术馆
主办单位 /


荣宝斋画院   《艺术市场》杂志社

梅兰集团


承办单位 /


梅兰文创园   巴秋美术馆

支持单位 /

泰州报业传媒集团   泰州文旅集团

策展人 /

张       剑


现场新闻 




     一场高规格的中国画展:“对话”——巴秋对话范治斌徐光聚赵少俨中国画精品展9月28日下午在泰州梅兰文创园巴秋美术馆开幕。展览由由北京荣宝斋画院、《艺术市场》杂志社、梅兰集团联合主办,梅兰文创园、巴秋美术馆共同承办,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国画院展览部主任张剑策展。共展出巴秋、范治斌、徐光聚、赵少俨四位艺术家创作的44幅精品佳作。题材涉及历史文化、风土人情、自然山水、生态环境等。
     巴秋的作品多表现生活中常见之景物,画中多见枯笔,枯中显苍,苍中含润,散发出蓬勃的力量与盎然的生机。其画面看似简约朴实,实则铅华洗尽返璞归真,内蕴平和淡然的人生思考和自然纯粹的审美追求。
     范治斌 、徐光聚、赵少俨三人皆为当代中国画坛实力派优秀青年艺术家。范治斌善写人物,旁工山水、花鸟,国画基础扎实,画中兼具笔墨之味与造化之趣,对于中国画中线条的质量,笔墨的意味,画面的构成都有着清晰的认知及自如的运用。徐光聚的山水画天真幽淡,虚实相依,气韵生动,平中出奇。用笔爽利遒劲,极富韧性,格调清雅,使者心生可游、可居之慨。赵少俨的绘画承宋元花鸟画之精髓,以传统为师,又坚持写生,以天地为师,画面崇尚以形写神,以形立意。生动传神;可谓笔笔有生意,面面皆自然。
     四位艺术家虽绘画风格各异,但都有着深入生活,深耕传统后的艺术体悟。“对话”不是巴秋与三位青年画家的艺术对抗,没有较劲,分高下的意思。取名“对话”,是一种深层次的交流,让不同艺术风格能够浑然融合。
     开幕式上,著名画家巴秋、范治斌、徐光聚、赵少俨分别讲述了绘画感悟、物象体验、心迹历程和寄语未来,对本次别开生面的策划深感高兴。梅兰集团总经理殷铭向开幕式表示祝贺,梅兰集团愿意为巴秋美术馆的成长和发展,为繁荣地方文化艺术奉献力量,热忱欢迎优秀艺术家来梅兰集团,来巴秋美术馆办展。泰州晚报总编辑翟明、泰州美术馆馆长孙志勇、泰州学院美术学院院长黄平、海陵区美协主席时彭年、泰州美协副主席贾广慧等领导及本地艺术家和200多位观众参加了开幕式并观展。

     本次展览持续至10月15日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彦子|综合

策展人、中国艺术研究院国画院展览部主任

张剑主持开幕式

梅兰集团总经理殷铭开幕式发言

画家范治斌开幕式发言

画家徐光聚开幕式发言

画家赵少俨开幕式发言

画家巴秋开幕式发言

泰州美术馆馆长、书法家孙志勇开幕式发言

泰州学院美术学院院长黄平开幕式发言


开幕式结束后举行画展研讨会




会聚京城青年三画杰

巴秋|文


秋日某晚,画家赵少俨、徐光聚及范治斌携画友应邀来我闲竹斋吃晚饭。

我在京郊冯各庄新租一农家小院,蛮宽敞的,不时有些画友墨客来造访。此前,赵、徐、范三个是京城颇有影响的年青画家,他们一直在多个场合挺我。记得我首次在大千画廊搞个展,范治斌先生提着行李箱,行色匆匆赶到画廊,对采访记者说,巴秋画生活中的题材,很朴实,给人以温暖。其寥寥数语也暖我心肺。说完,便又拎着行李箱,匆匆赶赴机场。这怎不令我这个"半路出家"画界老头子铭记于心!基于此,我们老俩口一直就想约他们来我闲竹斋小院子小聚一下。他们都分别爽快地应允了。可若要约齐他们仨,却并非易事。由于他们画艺精湛,影响大,找他们的人很多,他仨在京城画界算是出了名的大忙人,不是你外出写生,就是他有课或去赴笔会什么的。因而,拖拖拉拉快一年了,这才在这个晚上凑齐了。这对我及寒舍来说,简直就是一件幸事、盛举。老伴前一日就做准备了,昨天在厨房里整整忙活了一天。
    下午,先是少俨夫妇来了。进门稍作寒暄,便坐下喝茶、聊天,少不得相互调侃。我与少俨在荣宝斋画院时,关系不一般。少俨是霍春阳先生的助教,我是老圃先生的助教。我俩宿舍在四合院楼上相邻並居门挨门,仅一墙之隔。平日里少俨与我,相交投契,一老一少情同父子,常相互调侃。我说我是你晚上的"保安",专职监控,严防年轻女子来害你。他则回应说:我俩互相监督。偶尔,我见其早晨将他屋里的兰花盆搬出浇水,我便说"小张(他夫人)来了。”他笑道:"老东西!你怎么知道?"我说"这还用说,心情爽,身子就勤快嘛”。偶然,听他叫我"老巴",我忙纠正说"当人面别叫老爸",好似谦虚,其实是想占他便宜。但内心觉得少俨艺术修养比我棒。这不是自谦。我在结识他之前,就曾见其在《美术报》头版连续三年署名刊登文章,传授花鸟画技艺。就画艺而言,其是科班出生,
     我乃"半路出家",差距自不待言。这晚,在徐与范没来之前,少俨捷足先至。年轻人闲不住,聊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,便在我案桌上展纸捻笔,为我题写斋名“闲竹斋”。一连写了几遍,一遍比一遍写得秀隽,一派馆阁味儿。末了,其停下笔,自我调谐说:怎么我的字现在越写越象启功的字哩!我说:没见过这样自己夸自己的。
    本来说好是范治斌接徐光聚,却久等不至,显然路上堵塞了。一通手机,果然是。虽然来晚了,他俩见少俨写字,也一人写了一幅“闲竹斋”,以彰显各自书写工力。光聚老师长得英俊潇洒,一头长发披纷。山水直追宋元气韵。其夫人丽娜专攻人物,功力匪浅,作画常在女人头上置山水,笔墨样式如光聚山水。我参观,哂笑之:丽娜小姐仍甘受丈夫大山压迫。光聚闻听,笑而不答。范治斌先生长发垂耳,架一副黑框眼镜,愈显文质彬彬。其画作亦如其人。我曾应邀赴琉璃厂杏林美术馆观其画展,见其作品多系写生而得,且常以隽秀小楷长款题跋,文气沛然。今晚,三位青年才俊翩然来我寒舍,怎不令我欣欣然而喜形于色?然而他们之间,因在京城常见面,此刻相见,倒也显得稀松平常。随后,他们故作谦让客套,嘻笑拉扯,入席坐定。
    席间,边喝边聊。他们仨俱是好酒量,且酒风爽,谁也不抗量。我喝到半路,就没法陪他们了。直到三瓶见底了,方打住。其间,少不得插科打诨,说笑不断,并不时夸老伴菜烧得好吃。老伴自然高兴,本来不会喝酒的她,也倒杯红酒,来敬大伙儿。少俨、光聚、治斌等齐刷刷地起身,举大致谢……
    酒足饭饱后,起身离席。我招呼他们去茶桌品茶论艺。也有几个多时不见的伙伴,在门外靠墙沿儿低声喁喁海聊。也有趁机拿手机照几张周围环境,及时发微信。整日舞文弄墨的范治斌,趁着酒意,文思充溢,又坐在案前,挥笔写了“华开见佛”横幅,并用朱砂色象模象样地描了个“范”印,很有味儿,我赶紧全卷起来收了。日后,我自当装裱挂于堂壁。
    少俨、光聚及治斌,虽是书画达人,却也是一伙凡夫俗子,尽管心里有佛,佛却是无缘见到的。不过,正因是文人,且正值青春年华,意气风发,凡人的七情六欲,或所谓才情、友情、人情,他们全都充沛俱足。揆违多时,一旦相聚,各自心里的花儿,自然全在我这京东农家院里一一毕现,且无拘无束地绽放开来!佛说:每个人都可以成佛,因之,请允我妄说,少俨、光聚及治斌们,他们正走向成佛的路上!
     嗨!当此是时,我不免感慨:何当一樽酒,重与细论画(文)?


2016.9.6于京城闲竹斋

开幕式花絮




上一篇:雒树刚会见冰岛教育科学文化部部长利利娅·阿尔 下一篇:孔维克:《咱与国旗合个影》创作札记

称查询平台
二维码

通过身份证号码、中国书画家职称及润格认定证书号码及其它任职信息号查询方式,查询我国依法申报的国家一、二、三级美术师职称资质证书的真伪情况基本信息。   点击查询>>

查询
微信平台
二维码